今天,在一个交流论坛上,看到这样一段话:
很多人和我有一样的经历一样的梦想,我们有自己的域名,自己的空间,自己的服务器,我们是一群默默无闻的“站长”。 很庆幸当年没有辞掉工作把GG做为自己的主业,很庆幸没有把自己的人生托管给GG。很久没上论坛了,今时今日看到论坛上还有人在讨论“大家Google AdSense一天赚多少美金 ”这样的话题,一下子觉得很是凄凉,想当年我们也谈着这样的话题相互鼓励,为了那5%的概率投入了我们95%的空闲时间,然后每天为了那几块钱不停的抽风着,痴迷着,每天做着同样一个梦,一个属于GG但不属于我的梦。许多年过去了,再回到圆点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是成长了,至少已经不再做梦,因为已经再没有梦可以做。
感慨良多,很多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应该自己去尝试一下,全身心投入到一个行业站,地方站.我知道,一旦开始,我便没有退路,自己给自己上保险,hehe! 值得么,将来会怎么样呢?我不敢肯定。有成功者,有失败者,而我,会被划分到哪个组别呢?我不太喜欢尝试没有太大把握的事,败得一塌糊涂而没有退路,所以,我宁愿选择积累,蓄势待发。 还有,我对国家提倡的“大学生创业项目”真的不看好,有的时候,这是一种鼓吹。。要知道,靠人脉来做生意的中国,如果没有家庭背景的天然禀赋,一切都如逆水行舟。我不敢说,一切不可能,但,我敢肯定,一切中可能的很小,与其这种,为何不选择“装孙子”呢?"/> 今天,在一个交流论坛上,看到这样一段话:
很多人和我有一样的经历一样的梦想,我们有自己的域名,自己的空间,自己的服务器,我们是一群默默无闻的“站长”。 很庆幸当年没有辞掉工作把GG做为自己的主业,很庆幸没有把自己的人生托管给GG。很久没上论坛了,今时今日看到论坛上还有人在讨论“大家Google AdSense一天赚多少美金 ”这样的话题,一下子觉得很是凄凉,想当年我们也谈着这样的话题相互鼓励,为了那5%的概率投入了我们95%的空闲时间,然后每天为了那几块钱不停的抽风着,痴迷着,每天做着同样一个梦,一个属于GG但不属于我的梦。许多年过去了,再回到圆点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是成长了,至少已经不再做梦,因为已经再没有梦可以做。
感慨良多,很多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应该自己去尝试一下,全身心投入到一个行业站,地方站.我知道,一旦开始,我便没有退路,自己给自己上保险,hehe! 值得么,将来会怎么样呢?我不敢肯定。有成功者,有失败者,而我,会被划分到哪个组别呢?我不太喜欢尝试没有太大把握的事,败得一塌糊涂而没有退路,所以,我宁愿选择积累,蓄势待发。 还有,我对国家提倡的“大学生创业项目”真的不看好,有的时候,这是一种鼓吹。。要知道,靠人脉来做生意的中国,如果没有家庭背景的天然禀赋,一切都如逆水行舟。我不敢说,一切不可能,但,我敢肯定,一切中可能的很小,与其这种,为何不选择“装孙子”呢?" />

曾经,属于我们的Google AdSense梦想

  • 2009-05-20
  • 301
  • 0

tuj7bx02m616

今天,在一个交流论坛上,看到这样一段话:

很多人和我有一样的经历一样的梦想,我们有自己的域名,自己的空间,自己的服务器,我们是一群默默无闻的“站长”。
很庆幸当年没有辞掉工作把GG做为自己的主业,很庆幸没有把自己的人生托管给GG。很久没上论坛了,今时今日看到论坛上还有人在讨论“大家Google AdSense一天赚多少美金 ”这样的话题,一下子觉得很是凄凉,想当年我们也谈着这样的话题相互鼓励,为了那5%的概率投入了我们95%的空闲时间,然后每天为了那几块钱不停的抽风着,痴迷着,每天做着同样一个梦,一个属于GG但不属于我的梦。许多年过去了,再回到圆点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是成长了,至少已经不再做梦,因为已经再没有梦可以做。

感慨良多,很多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应该自己去尝试一下,全身心投入到一个行业站,地方站.我知道,一旦开始,我便没有退路,自己给自己上保险,hehe!
值得么,将来会怎么样呢?我不敢肯定。有成功者,有失败者,而我,会被划分到哪个组别呢?我不太喜欢尝试没有太大把握的事,败得一塌糊涂而没有退路,所以,我宁愿选择积累,蓄势待发。

还有,我对国家提倡的“大学生创业项目”真的不看好,有的时候,这是一种鼓吹。。要知道,靠人脉来做生意的中国,如果没有家庭背景的天然禀赋,一切都如逆水行舟。我不敢说,一切不可能,但,我敢肯定,一切中可能的很小,与其这种,为何不选择“装孙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