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d-1-9538 再次看了18年前的电视剧,才发现有如此丰富的商业剧情和人物刻画,仍然是激动不已,好吧,我已经30了。 【散户打败庄家的“过三关”】 . 明大集团的主席是叶孝礼。明大投资在北京的一个项目,之前已经做了五年的准备,只差签合约了。因叶孝礼身体问题,就让两个儿子叶荣晋和叶荣毅去。但因为对方不信任这两兄弟,险些弄砸。要叶孝礼亲自出马,才能搞定。此事已被新闻媒体传得沸沸扬扬。虽然这次事件已经解决,但叶荣晋和叶荣毅在这次事件中的糟糕表现让外界人士认为这两兄弟没有能力接班叶孝礼,导致叶荣晋主政的明电公司的股价下跌。叶荣添和许文彪的力天公司必须要赚到足够的钱才能买壳上市。所以许文彪就利用这次机会想到了一个能迅速赚到超过一亿港元的商战计划,就是“过三关”。 . 霍景良开始有意无意地动明电,这就给了许文彪启发:叶孝礼对明大来说十分重要,而霍景良因为lisa,一有机会便要报复,刚巧叶荣添说helen陪叶孝礼看病。 . 许文彪故意影响叶荣添的情绪,让叶荣添和霍景良抢投车牌,然后许文彪把车牌送给了霍景良,激怒了叶荣添。 . 许文彪:我想到了一个计划,整件事很复杂。为了让霍景良减低对我们的戒备,我先把竞拍到的车牌送给他,认个错,让他以为我们是傻瓜。等他进了圈套之后,我们再慢慢收拾他。 . 许文彪:叶孝礼是香港经济的信心,能控制他,就可以控制那些散股。 . 许文彪:明电的股价下跌和叶孝礼的病就是我们的机会。 . 叶荣添:你想狙击明电? . 许文彪:不用我们出手。我们只要借这个机会趁低吸纳明电的股票,霍景良自然会帮我们推高明电的股价。我们再高价放明电,赢他第一把。 . 叶荣添:你真的肯定霍景良会出手? . 许文彪:霍景良的前妻lisa自从嫁给叶孝礼之后,霍景良就一直怀恨在心,经常有意无意动明大旗下的小公司,但没有一次成功过。所以霍景良肯定会借这个机会狙击明电。 . 叶荣添:如果叶孝礼反击呢? . 许文彪:应该不会。明电始终是他儿子的公司,他为了顾全明大的声誉,不可以让外界觉得明电是明大的包袱。所以我觉得他不会。 . 叶荣添:到时候霍景良提出全面收购,霍氏就会大升。 . 许文彪:到霍氏高价的时候,我们就做空霍氏。然后我们要断霍景良的财路,令他狙击失败。霍景良一向都是靠四海银行的沈威廉在财政上支持他,霍景良曾经半卖半送给了沈威廉一个车牌,再加上他们两个不清不楚那笔帐,只要在适当的时候给ICAC(廉政公署)消息,足够沈威廉喝几天的咖啡。沈威廉为求自保,一定会跟霍景良划清界线。霍景良收购失败,霍氏就会大跌,我们再补货给人家,赢他第二把。 . 叶荣添:到时候我们再趁低吸纳霍氏的股票。等叶孝礼反击,狙击霍氏。两条鳄鱼打斗,抬高霍氏。我们再放霍氏,赢第三把。 . 许文彪:全中。 . 许文彪就建议叶荣添去收买其医生获取健康报告。叶荣添向helen套取秘密时很聪明,借口自己父亲也有病便使helen毫无怀疑说了出来。最终,叶荣添收买了叶孝礼御用医生pete wang的护士,取得健康报告,该报告能证实叶孝礼已患有严重的肝硬化。 . 叶许利用长假期通过多家媒体大肆发布叶孝礼有病的谣言,市场开始出现恐慌。霍景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长假期一完,霍景良连沈威廉也叫来了,发表他那蛮有趣的战前宣言:“那些人每天九点钟坐车上班,一个月也就挣个一万几千,省吃俭用的玩股票,妄想一朝发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赢家是什么人。还有一个钟头开盘了,看有多少人帮我赚钱。给我联络贝瑞,让他盯住明电的股价,我要动明电。” . 叶许所发放的谣言致使一开市明电出现恐慌性抛售,由7.5元一路狂跌,创3个月的新低,单是谣言已经这样,可见叶孝礼对香港经济的影响力。陈天佑和Ronald沉不住气,霍景良却是经验老到:“等师奶们抛完了再说”,一直等到明电跌至5元,霍景良终于下令出手,一出手就是2亿股,明电立即反弹到6元。 . 叶许也在明电跌到5元的时候用3000万港元趁低吸纳了600万股明电的股票,借着霍景良的力赚钱。正如许文彪所料,霍景良不断买明电,叶孝礼当然不会就此罢休。这时可以看出叶孝礼的两个儿子在这方面的能力很一般,叶荣晋提出要查出对手,叶孝礼以对手会分头买入为由拒绝了,叶荣毅提出把母公司(明大集团)的资金调过来进行反收购,殊不知这次麻烦的根源就是因为叶荣晋和叶荣毅没能力接班,从母公司增援,就刚好说明叶荣晋和叶荣毅无能,效果只会适得其反,当然也被叶孝礼拒绝:“如果我出手保明电,对你俩的声誉会有很大的损害” 。 . 面对明电备受攻击,久经沙场的叶孝礼临危不惧,为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让叶荣晋和叶荣毅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对明电注资2亿港元,并公布新方案刺激利好消息。这两招很有用,也很对症。这时明电在霍景良的大量买入下已反弹到8元,而由于外界知道了是霍氏在狙击明电,所以霍氏的股价也从2元升至3元。叶孝礼先后应付了郭董事和李董事,暂时稳住了军心。 . 当霍氏还差10%的明电股份就可以提出全面收购明电时,叶孝礼无法再避,按照既定计划,在新楼盘记者招待会上澄清。 . 叶荣晋和叶荣毅先打头阵,记者问:“你们两位正把明大的资金调到明电,会不会影响到明大的业务呢?”之前叶孝礼曾反对调拨资金,两子应该还不至于抗命,所以记者这一问只是要在套他们的,叶荣毅回答没有,叶荣晋补上一句:“明大和明电绝对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不料记者却说:“那你就是间接承认了明电需要救亡了?”显然记者醉翁之意不在酒,叶荣晋不慎中了圈套,画蛇添足,透露了明大电讯已经到了事态危急的阶段。 . 还是要等到叶孝礼出现才能压得住局面:“如果我跟大家说,一个60岁的老人家一点病痛都没有的话,我相信你们会更加担心,因为这很明显,一个十大上市公司的主席在跟你们说谎话”,“如果有人追捧明电,也就说我们明电有很好的发展潜力的价值,是我们的荣幸。”明电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 然后叶许为了帮助霍景良能从明电其它几个大股东手上买到那10%的明电股份,从而能提出全面收购明电。叶许就通过媒体公布了叶孝礼的健康报告,证实叶孝礼在记者招待会上对媒体撒谎,让叶孝礼的信誉受损,导致明电由8元跌回至7.5元,连明大也从30元狂跌至24元。叶孝礼只好出手保明电,并向股东承诺如果到了最后关头会放弃明电,退守明大。而霍景良则在这时候仗着有沈威廉支持,不顾霍氏股东TC的反对,宣布全面收购明电。 . 由于霍景良已经提出全面收购,明电的股价再次暴涨,反弹到了10元。叶许放掉明电的股票,套现到6000万港元,赚到了3000万港元的利润。过了第一关。 . 这时霍氏也升到4.5元,叶许融券做空霍氏2000万股(向券商借了2000万股霍氏的股票)卖出,得到9000万港元。许文彪便向ICAC(廉政公署)举报沈威廉,导致沈威廉被ICAC调查,霍景良失去了主力银行的财政支持,收购明电失败。叶孝礼趁机向外界发放了霍景良收购明电失败的不利消息,外界认为霍氏的财政出了问题,霍氏跌到了每股2.5元。叶许用5000万港元在市场上买了2000万股霍氏股票归还给券商(平仓),叶许又赚到了4000万港元的利润。过了第二关。 . 叶许再用1亿港元趁低吸纳了4000万股霍氏的股票。叶孝礼狙击霍氏,霍景良为了保证控股权,被迫和叶孝礼争买霍氏的股票,两条鳄鱼打斗,霍氏被抬高到每股4.5元。叶许再放霍氏套现到1.8亿港元。过了第三关。 . 除去3000万港元的本钱,叶许共赚到了1.5亿港元。"/> dvd-1-9538 再次看了18年前的电视剧,才发现有如此丰富的商业剧情和人物刻画,仍然是激动不已,好吧,我已经30了。 【散户打败庄家的“过三关”】 . 明大集团的主席是叶孝礼。明大投资在北京的一个项目,之前已经做了五年的准备,只差签合约了。因叶孝礼身体问题,就让两个儿子叶荣晋和叶荣毅去。但因为对方不信任这两兄弟,险些弄砸。要叶孝礼亲自出马,才能搞定。此事已被新闻媒体传得沸沸扬扬。虽然这次事件已经解决,但叶荣晋和叶荣毅在这次事件中的糟糕表现让外界人士认为这两兄弟没有能力接班叶孝礼,导致叶荣晋主政的明电公司的股价下跌。叶荣添和许文彪的力天公司必须要赚到足够的钱才能买壳上市。所以许文彪就利用这次机会想到了一个能迅速赚到超过一亿港元的商战计划,就是“过三关”。 . 霍景良开始有意无意地动明电,这就给了许文彪启发:叶孝礼对明大来说十分重要,而霍景良因为lisa,一有机会便要报复,刚巧叶荣添说helen陪叶孝礼看病。 . 许文彪故意影响叶荣添的情绪,让叶荣添和霍景良抢投车牌,然后许文彪把车牌送给了霍景良,激怒了叶荣添。 . 许文彪:我想到了一个计划,整件事很复杂。为了让霍景良减低对我们的戒备,我先把竞拍到的车牌送给他,认个错,让他以为我们是傻瓜。等他进了圈套之后,我们再慢慢收拾他。 . 许文彪:叶孝礼是香港经济的信心,能控制他,就可以控制那些散股。 . 许文彪:明电的股价下跌和叶孝礼的病就是我们的机会。 . 叶荣添:你想狙击明电? . 许文彪:不用我们出手。我们只要借这个机会趁低吸纳明电的股票,霍景良自然会帮我们推高明电的股价。我们再高价放明电,赢他第一把。 . 叶荣添:你真的肯定霍景良会出手? . 许文彪:霍景良的前妻lisa自从嫁给叶孝礼之后,霍景良就一直怀恨在心,经常有意无意动明大旗下的小公司,但没有一次成功过。所以霍景良肯定会借这个机会狙击明电。 . 叶荣添:如果叶孝礼反击呢? . 许文彪:应该不会。明电始终是他儿子的公司,他为了顾全明大的声誉,不可以让外界觉得明电是明大的包袱。所以我觉得他不会。 . 叶荣添:到时候霍景良提出全面收购,霍氏就会大升。 . 许文彪:到霍氏高价的时候,我们就做空霍氏。然后我们要断霍景良的财路,令他狙击失败。霍景良一向都是靠四海银行的沈威廉在财政上支持他,霍景良曾经半卖半送给了沈威廉一个车牌,再加上他们两个不清不楚那笔帐,只要在适当的时候给ICAC(廉政公署)消息,足够沈威廉喝几天的咖啡。沈威廉为求自保,一定会跟霍景良划清界线。霍景良收购失败,霍氏就会大跌,我们再补货给人家,赢他第二把。 . 叶荣添:到时候我们再趁低吸纳霍氏的股票。等叶孝礼反击,狙击霍氏。两条鳄鱼打斗,抬高霍氏。我们再放霍氏,赢第三把。 . 许文彪:全中。 . 许文彪就建议叶荣添去收买其医生获取健康报告。叶荣添向helen套取秘密时很聪明,借口自己父亲也有病便使helen毫无怀疑说了出来。最终,叶荣添收买了叶孝礼御用医生pete wang的护士,取得健康报告,该报告能证实叶孝礼已患有严重的肝硬化。 . 叶许利用长假期通过多家媒体大肆发布叶孝礼有病的谣言,市场开始出现恐慌。霍景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长假期一完,霍景良连沈威廉也叫来了,发表他那蛮有趣的战前宣言:“那些人每天九点钟坐车上班,一个月也就挣个一万几千,省吃俭用的玩股票,妄想一朝发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赢家是什么人。还有一个钟头开盘了,看有多少人帮我赚钱。给我联络贝瑞,让他盯住明电的股价,我要动明电。” . 叶许所发放的谣言致使一开市明电出现恐慌性抛售,由7.5元一路狂跌,创3个月的新低,单是谣言已经这样,可见叶孝礼对香港经济的影响力。陈天佑和Ronald沉不住气,霍景良却是经验老到:“等师奶们抛完了再说”,一直等到明电跌至5元,霍景良终于下令出手,一出手就是2亿股,明电立即反弹到6元。 . 叶许也在明电跌到5元的时候用3000万港元趁低吸纳了600万股明电的股票,借着霍景良的力赚钱。正如许文彪所料,霍景良不断买明电,叶孝礼当然不会就此罢休。这时可以看出叶孝礼的两个儿子在这方面的能力很一般,叶荣晋提出要查出对手,叶孝礼以对手会分头买入为由拒绝了,叶荣毅提出把母公司(明大集团)的资金调过来进行反收购,殊不知这次麻烦的根源就是因为叶荣晋和叶荣毅没能力接班,从母公司增援,就刚好说明叶荣晋和叶荣毅无能,效果只会适得其反,当然也被叶孝礼拒绝:“如果我出手保明电,对你俩的声誉会有很大的损害” 。 . 面对明电备受攻击,久经沙场的叶孝礼临危不惧,为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让叶荣晋和叶荣毅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对明电注资2亿港元,并公布新方案刺激利好消息。这两招很有用,也很对症。这时明电在霍景良的大量买入下已反弹到8元,而由于外界知道了是霍氏在狙击明电,所以霍氏的股价也从2元升至3元。叶孝礼先后应付了郭董事和李董事,暂时稳住了军心。 . 当霍氏还差10%的明电股份就可以提出全面收购明电时,叶孝礼无法再避,按照既定计划,在新楼盘记者招待会上澄清。 . 叶荣晋和叶荣毅先打头阵,记者问:“你们两位正把明大的资金调到明电,会不会影响到明大的业务呢?”之前叶孝礼曾反对调拨资金,两子应该还不至于抗命,所以记者这一问只是要在套他们的,叶荣毅回答没有,叶荣晋补上一句:“明大和明电绝对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不料记者却说:“那你就是间接承认了明电需要救亡了?”显然记者醉翁之意不在酒,叶荣晋不慎中了圈套,画蛇添足,透露了明大电讯已经到了事态危急的阶段。 . 还是要等到叶孝礼出现才能压得住局面:“如果我跟大家说,一个60岁的老人家一点病痛都没有的话,我相信你们会更加担心,因为这很明显,一个十大上市公司的主席在跟你们说谎话”,“如果有人追捧明电,也就说我们明电有很好的发展潜力的价值,是我们的荣幸。”明电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 然后叶许为了帮助霍景良能从明电其它几个大股东手上买到那10%的明电股份,从而能提出全面收购明电。叶许就通过媒体公布了叶孝礼的健康报告,证实叶孝礼在记者招待会上对媒体撒谎,让叶孝礼的信誉受损,导致明电由8元跌回至7.5元,连明大也从30元狂跌至24元。叶孝礼只好出手保明电,并向股东承诺如果到了最后关头会放弃明电,退守明大。而霍景良则在这时候仗着有沈威廉支持,不顾霍氏股东TC的反对,宣布全面收购明电。 . 由于霍景良已经提出全面收购,明电的股价再次暴涨,反弹到了10元。叶许放掉明电的股票,套现到6000万港元,赚到了3000万港元的利润。过了第一关。 . 这时霍氏也升到4.5元,叶许融券做空霍氏2000万股(向券商借了2000万股霍氏的股票)卖出,得到9000万港元。许文彪便向ICAC(廉政公署)举报沈威廉,导致沈威廉被ICAC调查,霍景良失去了主力银行的财政支持,收购明电失败。叶孝礼趁机向外界发放了霍景良收购明电失败的不利消息,外界认为霍氏的财政出了问题,霍氏跌到了每股2.5元。叶许用5000万港元在市场上买了2000万股霍氏股票归还给券商(平仓),叶许又赚到了4000万港元的利润。过了第二关。 . 叶许再用1亿港元趁低吸纳了4000万股霍氏的股票。叶孝礼狙击霍氏,霍景良为了保证控股权,被迫和叶孝礼争买霍氏的股票,两条鳄鱼打斗,霍氏被抬高到每股4.5元。叶许再放霍氏套现到1.8亿港元。过了第三关。 . 除去3000万港元的本钱,叶许共赚到了1.5亿港元。" />

《创世纪》过三关

  • 2017-06-19
  • 0
  • 0

dvd-1-9538

再次看了18年前的电视剧,才发现有如此丰富的商业剧情和人物刻画,仍然是激动不已,好吧,我已经30了。

【散户打败庄家的“过三关”】
.
明大集团的主席是叶孝礼。明大投资在北京的一个项目,之前已经做了五年的准备,只差签合约了。因叶孝礼身体问题,就让两个儿子叶荣晋和叶荣毅去。但因为对方不信任这两兄弟,险些弄砸。要叶孝礼亲自出马,才能搞定。此事已被新闻媒体传得沸沸扬扬。虽然这次事件已经解决,但叶荣晋和叶荣毅在这次事件中的糟糕表现让外界人士认为这两兄弟没有能力接班叶孝礼,导致叶荣晋主政的明电公司的股价下跌。叶荣添和许文彪的力天公司必须要赚到足够的钱才能买壳上市。所以许文彪就利用这次机会想到了一个能迅速赚到超过一亿港元的商战计划,就是“过三关”。
.
霍景良开始有意无意地动明电,这就给了许文彪启发:叶孝礼对明大来说十分重要,而霍景良因为lisa,一有机会便要报复,刚巧叶荣添说helen陪叶孝礼看病。
.
许文彪故意影响叶荣添的情绪,让叶荣添和霍景良抢投车牌,然后许文彪把车牌送给了霍景良,激怒了叶荣添。
.
许文彪:我想到了一个计划,整件事很复杂。为了让霍景良减低对我们的戒备,我先把竞拍到的车牌送给他,认个错,让他以为我们是傻瓜。等他进了圈套之后,我们再慢慢收拾他。
.
许文彪:叶孝礼是香港经济的信心,能控制他,就可以控制那些散股。
.
许文彪:明电的股价下跌和叶孝礼的病就是我们的机会。
.
叶荣添:你想狙击明电?
.
许文彪:不用我们出手。我们只要借这个机会趁低吸纳明电的股票,霍景良自然会帮我们推高明电的股价。我们再高价放明电,赢他第一把。
.
叶荣添:你真的肯定霍景良会出手?
.
许文彪:霍景良的前妻lisa自从嫁给叶孝礼之后,霍景良就一直怀恨在心,经常有意无意动明大旗下的小公司,但没有一次成功过。所以霍景良肯定会借这个机会狙击明电。
.
叶荣添:如果叶孝礼反击呢?
.
许文彪:应该不会。明电始终是他儿子的公司,他为了顾全明大的声誉,不可以让外界觉得明电是明大的包袱。所以我觉得他不会。
.
叶荣添:到时候霍景良提出全面收购,霍氏就会大升。
.
许文彪:到霍氏高价的时候,我们就做空霍氏。然后我们要断霍景良的财路,令他狙击失败。霍景良一向都是靠四海银行的沈威廉在财政上支持他,霍景良曾经半卖半送给了沈威廉一个车牌,再加上他们两个不清不楚那笔帐,只要在适当的时候给ICAC(廉政公署)消息,足够沈威廉喝几天的咖啡。沈威廉为求自保,一定会跟霍景良划清界线。霍景良收购失败,霍氏就会大跌,我们再补货给人家,赢他第二把。
.
叶荣添:到时候我们再趁低吸纳霍氏的股票。等叶孝礼反击,狙击霍氏。两条鳄鱼打斗,抬高霍氏。我们再放霍氏,赢第三把。
.
许文彪:全中。
.
许文彪就建议叶荣添去收买其医生获取健康报告。叶荣添向helen套取秘密时很聪明,借口自己父亲也有病便使helen毫无怀疑说了出来。最终,叶荣添收买了叶孝礼御用医生pete wang的护士,取得健康报告,该报告能证实叶孝礼已患有严重的肝硬化。
.
叶许利用长假期通过多家媒体大肆发布叶孝礼有病的谣言,市场开始出现恐慌。霍景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长假期一完,霍景良连沈威廉也叫来了,发表他那蛮有趣的战前宣言:“那些人每天九点钟坐车上班,一个月也就挣个一万几千,省吃俭用的玩股票,妄想一朝发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赢家是什么人。还有一个钟头开盘了,看有多少人帮我赚钱。给我联络贝瑞,让他盯住明电的股价,我要动明电。”
.
叶许所发放的谣言致使一开市明电出现恐慌性抛售,由7.5元一路狂跌,创3个月的新低,单是谣言已经这样,可见叶孝礼对香港经济的影响力。陈天佑和Ronald沉不住气,霍景良却是经验老到:“等师奶们抛完了再说”,一直等到明电跌至5元,霍景良终于下令出手,一出手就是2亿股,明电立即反弹到6元。
.
叶许也在明电跌到5元的时候用3000万港元趁低吸纳了600万股明电的股票,借着霍景良的力赚钱。正如许文彪所料,霍景良不断买明电,叶孝礼当然不会就此罢休。这时可以看出叶孝礼的两个儿子在这方面的能力很一般,叶荣晋提出要查出对手,叶孝礼以对手会分头买入为由拒绝了,叶荣毅提出把母公司(明大集团)的资金调过来进行反收购,殊不知这次麻烦的根源就是因为叶荣晋和叶荣毅没能力接班,从母公司增援,就刚好说明叶荣晋和叶荣毅无能,效果只会适得其反,当然也被叶孝礼拒绝:“如果我出手保明电,对你俩的声誉会有很大的损害” 。
.
面对明电备受攻击,久经沙场的叶孝礼临危不惧,为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让叶荣晋和叶荣毅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对明电注资2亿港元,并公布新方案刺激利好消息。这两招很有用,也很对症。这时明电在霍景良的大量买入下已反弹到8元,而由于外界知道了是霍氏在狙击明电,所以霍氏的股价也从2元升至3元。叶孝礼先后应付了郭董事和李董事,暂时稳住了军心。
.
当霍氏还差10%的明电股份就可以提出全面收购明电时,叶孝礼无法再避,按照既定计划,在新楼盘记者招待会上澄清。
.
叶荣晋和叶荣毅先打头阵,记者问:“你们两位正把明大的资金调到明电,会不会影响到明大的业务呢?”之前叶孝礼曾反对调拨资金,两子应该还不至于抗命,所以记者这一问只是要在套他们的,叶荣毅回答没有,叶荣晋补上一句:“明大和明电绝对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不料记者却说:“那你就是间接承认了明电需要救亡了?”显然记者醉翁之意不在酒,叶荣晋不慎中了圈套,画蛇添足,透露了明大电讯已经到了事态危急的阶段。
.
还是要等到叶孝礼出现才能压得住局面:“如果我跟大家说,一个60岁的老人家一点病痛都没有的话,我相信你们会更加担心,因为这很明显,一个十大上市公司的主席在跟你们说谎话”,“如果有人追捧明电,也就说我们明电有很好的发展潜力的价值,是我们的荣幸。”明电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
然后叶许为了帮助霍景良能从明电其它几个大股东手上买到那10%的明电股份,从而能提出全面收购明电。叶许就通过媒体公布了叶孝礼的健康报告,证实叶孝礼在记者招待会上对媒体撒谎,让叶孝礼的信誉受损,导致明电由8元跌回至7.5元,连明大也从30元狂跌至24元。叶孝礼只好出手保明电,并向股东承诺如果到了最后关头会放弃明电,退守明大。而霍景良则在这时候仗着有沈威廉支持,不顾霍氏股东TC的反对,宣布全面收购明电。
.
由于霍景良已经提出全面收购,明电的股价再次暴涨,反弹到了10元。叶许放掉明电的股票,套现到6000万港元,赚到了3000万港元的利润。过了第一关。
.
这时霍氏也升到4.5元,叶许融券做空霍氏2000万股(向券商借了2000万股霍氏的股票)卖出,得到9000万港元。许文彪便向ICAC(廉政公署)举报沈威廉,导致沈威廉被ICAC调查,霍景良失去了主力银行的财政支持,收购明电失败。叶孝礼趁机向外界发放了霍景良收购明电失败的不利消息,外界认为霍氏的财政出了问题,霍氏跌到了每股2.5元。叶许用5000万港元在市场上买了2000万股霍氏股票归还给券商(平仓),叶许又赚到了4000万港元的利润。过了第二关。
.
叶许再用1亿港元趁低吸纳了4000万股霍氏的股票。叶孝礼狙击霍氏,霍景良为了保证控股权,被迫和叶孝礼争买霍氏的股票,两条鳄鱼打斗,霍氏被抬高到每股4.5元。叶许再放霍氏套现到1.8亿港元。过了第三关。
.
除去3000万港元的本钱,叶许共赚到了1.5亿港元。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